今日大雪|六出飞花入户时,坐看青竹变琼枝

通过Zoey

今日大雪|六出飞花入户时,坐看青竹变琼枝

北国的大雪(图片来源:摄图网)

大雪 ,十一月节。大者,盛也。至此而雪盛矣。12月7日,我们迎来了传统节气“大雪”。

瑞雪兆丰年。此时的雪花是带着善意来的,在农民的殷切期待里给庄稼们覆上一层厚实的白色棉被,等它们睡过一个冬天,来年就能结出累累的果实。强劲的冷空气给土地带来希望,也给人间带来冬天的实感。正处农闲时候的人们,对冬日的吃食也格外有讲究。

吃羊肉

“冬天进补,开春打虎。”补冬的说法已经传承了千年,而在所有肉类中,羊肉是最滋补的食材。不管南方还是北方,人们对这个季节的羊肉几乎都没有什么抵抗力。把羊肉或粗略切块后搭配白萝卜或者山药仔细炖汤,或切成薄片放火锅里快速涮煮,或剁成肉丁跟着粳米一起小火慢熬,都是既能够滋养经脉,又满足口舌之欲的做法。一家人围在火炉边,透过火锅散发出的袅袅热气,等待年关的飘然而至。此情此景,在华夏的这片土地上,至少已经重复上演了三千年。

一家人吃羊肉火锅(图片来源:摄图网)

腌肉

“未曾过年,先肥屋檐。”两湖、川蜀和广东地区的人们用烟熏、腌腊和风干等方法来延长丰收的岁月,确保在寒冬也能吃到美食。腌好的肉被挂上窗台,做饭的时候取下一块,无视隔壁狸花猫的虎视眈眈,直接切成片放上笼蒸,什么调料也不必放,入口就是绵延的咸香。腊制的初衷是为了对抗时间,时至今日,我们已经拥有了许多储存食物的先进科技,而这些古老的保鲜方法却依旧留存了下来。因为腊货带给我们的,不仅仅是口感上区别于鲜食的新奇体验,还有关于情怀、关于故乡的感触。

蒸好的腊肉(图片来源:摄图网)

喝红薯粥

“碌碡(liù zhou)顶了门,光喝红黏粥。”这是鲁北地区的民间说法,意思是天冷不再串门,只在家喝热乎乎的红薯粥。其实这种粥一般在广东潮汕地区出现的频率会更高。会养生的老广人习惯在早餐的时候来一碗红薯粥,唤醒歇了一个晚上的肠胃。李时珍称红薯为“长寿食品”, 现代研究也表明,红薯中的糖脂和储藏蛋白具有抗癌作用。中国人爱吃红薯,还因为它是一种生命力极其顽强的蔬菜,只要种下,就能生生不息。在物资匮乏的年代,红薯是人们对抗饥饿的最佳方式。

红薯粥(图片来源:摄图网)

兑糖儿

“糖儿客,慢慢担,小息儿跟着一大班。”大雪节气前后,温州的街头会出现挑着一担饴糖走街串巷的“糖儿客”,他们卖的都是小作坊做出来的麦芽糖,却对孩子们有着极大的吸引力。“糖儿客”们一遍敲打着糖刀一边吆喝着卖糖,孩子们听到吆喝声,就央着大人把家里的破铜烂铁拿出来跟“糖儿客”换糖吃。糖的成本自然是极低的,计划经济时期,不少温州人用这种以物易糖的方式获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不过,现在城里的孩子已经不再稀罕这种粗制糖了,“兑糖儿”也成了独属于农村孩子们的大雪习俗。

糖儿客(图片来源:百度图片)

岁月变迁,沧海也成了桑田。当现代化的脚步越来越快,许多事物都慢慢失去了本来的颜色。或许,我们还能从传统的食俗文化中,窥见未曾被时光染指的往日痕迹。

关于作者

Zoey subscrib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