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签归档 犯罪

通过Change

公安部:依法严厉打击制售假劣农资犯罪活动

通知要求,要按照“打源头、端窝点、摧网络、断链条、追流向”的打击目标和“全环节、全要素、全链条”的侦办要求,突出种子、农药、化肥三类春耕急需必备物资,严厉打击套牌生产、侵权假冒、非法添加、以不合格冒充合格等四类突出犯罪行为,坚持快侦快办,依法从重从快惩处。要深入排查线索,积极会同行政主管部门,加强对农资批发、集散地、经营门店和物流配送、乡镇游商的监控巡查,主动发现违法犯罪线索。要加强与互联网企业沟通协作,充分运用大数据、信息化、智能化手段,加大对互联网电商、社交平台的监控力度和巡查频率,及时发现搜集、筛选梳理利用互联网销售假劣农资犯罪线索。

通知强调,要加强案件经营督办,对摸排掌握的违法犯罪线索,逐一进行梳理,深入开展追查,及时调查取证,对重大案件挂牌督办。要严格依法办案,既要加大涉案财物追缴力度、千方百计为受害农民挽回经济损失,又要严格依法规范使用强制性措施,防止执法过度。要注意优化办案方式,做好风险防控预案,避免因办案时机或方式把握不当,影响企业正常生产、工作秩序。

通知强调,要加强警种协作配合,发挥区域警务合作优势,切实打好打击制售伪劣农资犯罪攻坚战、合成战。要加强与农业农村、市场监管等部门的协作配合,进一步畅通合作渠道,形成农资打假治理的整体合力。要加强与检法机关的协作配合,加强案件会商,切实形成打击惩处合力,始终保持严打高压态势。要加强宣传引导,积极开展法制宣传和安全防范教育,切实增强农民群众防范意识和能力,加大典型案件曝光力度,有力震慑违法犯罪。

 

来源:中国农网     编辑:裴逊琦     作者:高雅

通过Change

生产销售伪劣农药、种子类犯罪案件认定难?最高检这样说

3月5日,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新闻发布会,通报检察机关开展涉农检察工作的主要情况,发布第十六批指导性案例,并回答记者提问。

春耕当前,种子、农药、化肥等农业生产资料对于农民来说都是天大的事,有人却铤而走险,从事涉假农药、假种子类违法犯罪活动。“很多农民使用了假种子,一年到头,辛苦耕植,投入大量种植成本,却血本无归,欲哭无泪。这种黑心钱绝不能赚。当然,这个案例也告诉农民朋友,假冒伪劣种子客观存在,在购买种子时,要擦亮眼睛,增强识别能力。购买了假种子,要及时向农业、市场监管等相关部门举报,维护合法权益。”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万春表示。

“涉假农药、假种子类农资犯罪与食品安全等其他犯罪往往相互交织,不仅危害极大,案件办理难度也大为增加。”法律政策研究室主任高景峰介绍,生产销售伪劣农药、种子类犯罪案件,主要有以下几个发案特点。

一是隐蔽性强,审查认定难度较大。该类案件中,如何准确认定一般质量瑕疵与伪劣产品存在疑难,一些被告人往往辩解,对生产销售的伪劣农药、种子不明知,不具有犯罪主观故意;还有的辩称,生产、经营行为符合规范,产品质量存在瑕疵是因受其他因素影响,自身不存在责任。对此,最高人民检察院通过广泛调研,并研究典型案例,通过第十六批指导性案例中的王敏案说明,对生产、销售伪劣种子犯罪故意的认定,可以综合经营资质、包装标识、从业经历等因素予以认定。

对没有生产经营资质,未尽到质量注意义务,或者明知是不合格产品,而采用明示标明方式予以销售,造成农业生产遭受重大损失的,应依法以生产、销售伪劣种子罪追究相关人员刑事责任。

二是假冒伪劣产品与农民损失之间因果关系认定难。生产销售伪劣种子、农药等犯罪是结果犯,办理此类案件需以“使生产遭受较大损失”为前提。科学认定损失是办案关键。第十六批指导性案例通过“南京百分百公司等生产、销售伪劣农药案”指出,对损失的认定,可以运用田间试验的方法确定犯罪行为与造成损失之间的因果关系。具体来说,可在公证部门见证下,依据农业生产专家指导,根据农户对受损作物实际使用的农药种类、剂量等,科学确定试验方法和试验所需样本田块数量,综合认定农药使用与生产损失之间的因果关系。

三是追赃挽损存在困难。伪劣农药、种子类案件中,检察机关不仅要办好案件,而且要在办案的基础上,积极协调相关职能部门,推动共同督促被告人赔偿受害农户损失,最大限度保护农民群众的利益。第十六批指导性案例中的王敏案及南京百分百公司案,都是追赃挽损效果较好的案例。王敏案中,被告人积极赔偿损失,获得了从宽处罚。南京百分百公司案中,检察机关听取农业部门意见,科学计算损害后果,帮助受害农户全部挽回了实际损失,得到农户认可。